云消染

脆皮鸭文学爱好者

相泽三三的生日贺文!!! 乙女向 消太x你

(我没有跑路!)


ooc ooc ooc


设定:差15岁的师生恋!刚刚开始恋爱的小情侣只有你们两个知道,并不打算公开。




开始啦!




十一月的风愈发凛冽了,犹其是早晨。你偷偷出发去学校,却在半路上拐进了一家蛋糕店。




爱睡懒觉的你反常的起了个大早,而这些只是为了避开同学和老师撞见你的“秘密行动”。




今天是消太的生日。




即使他对甜食没有很大兴趣,你仍然认为蛋糕是生日不可或缺的重要标志。所以你偷偷地买了一块小小的芝士蛋糕。夹带着早就写好了的贺卡,放在了他办公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吧。就算其他人被发现他应该也能应付的吧…谁知道没署名的贺卡是哪个人写的呢?你一边想着,一边去了教室。




对于其他的同学来说,今天如往常一样的普通,除了你,没有同学知道老师的生日。这样也不错,这样的话也没有人跟你争着送他生日礼物了。




也不知道他看到蛋糕是什么反应啊……




此刻的办公室里麦克老师正拉着其他老师给刚刚到办公室,一脸懵圈的相泽老师唱生日快乐歌。“嘛 今天是我生日噢。”他抓了抓头发,顶着黑眼圈去到自己的座位。


麦克:…………其他老师:…………


这家伙,年年都这样……




相泽忽然注意到了那角落的蛋糕。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装蛋糕的袋子拎到了自己的面前。谁送的?他有些不解。拿出一同放在袋子里的贺卡一看,上面是熟悉的字迹和可爱的颜文字。他想他大概知道是谁了。是他幼稚的姑娘。




麦克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以及……他脸上温柔的笑。于是好奇的凑过去问。没想到挨了一记眼刀。




总是吸能量果冻应付三餐的消太今天破天荒地去了食堂。当然也没点吃的。他找了个能望着他姑娘的角落,坐在那里安静吃那块芝士蛋糕。




你一抬眼,也看到了那个人。虽然那个人在别人眼里没什么存在感,但对于你来说,他简直就是整个世界啊。




他恰好也抬起头,与你的目光相撞。你还看见他指了指桌上的蛋糕。你朝他笑了,他用手撑着脑袋看你,你被他看得红了脸,又继续低头吃饭。




回到教室,你发现一张纸条:放学一起回去啊,等半个小时一起走。也不知道那位什么时候偷偷塞进来的。




等同学都离开了之后,窗外多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你也背起包,跟着他走在他身后的10米处。直到出了校园一段路,他走路的速度忽然变得越来越慢,渐渐与你变成并肩同行,然后慢慢牵起了你的手。




“蛋糕很好吃,但是我只想跟你一起吃。下次蛋糕我来买,你来陪我,我们一起过生日。”“好,说话算话!。”“嗯。说话算话。”冬日的阳光向来只明亮不温暖,可是此刻你却感觉温度骤升,以至于让你脸上发烫。




你深吸了一口气,牵着他进了一个小巷子。他乖乖地跟着你,什么也没说。夕阳斜斜的打下来,落在他脸上。除了好看,也真想不出第二个词了。




“那个……其实我还准备了一个生日礼物给你……”“是什么?”你一点点靠近他,然后踮起脚,用手拨开他的头发,闭上眼亲了他的唇,蜻蜓点水般的短短一瞬。他似乎有一点点惊讶,毕竟确认关系到现在,这是第一次亲吻。




他忽然笑了。你从来没有看过他这样的笑容。不是那种狡诈的笑容,也不是招牌龙猫笑。而是一种近乎宠溺的,温柔的笑。“老师……”相泽消太摸了摸你的头,又忽然弯下了腰,侧过头贴上了你的嘴。




生日快乐,消太。



小日常 乙女向 消太x你



ooc ooc ooc


设定:师生/双向暗恋(一个不甜的小甜饼)

非常非常短……






课堂上,消太正在讲数学的考试卷子。你一边听着他讲,一边自己订正。八开头……我怎么错这么多啊……把大部分题订正完后,你居然对着一道简单的计算犯了难,明明算了许多遍却仍同错误答案一样。唉……我也太差了吧……




“这道题需要讲吗?”消太问。你一看,正好是那不会的,再也简单不过的计算。于是乎,在其他同学齐声回答不用的时候,你微微点了点头。诶,其他人都会吗…那他肯定是不会讲了…我还是下课后问茶子吧。可消太却一反常态:“好,我们来看这道题……”其他同学都是一脸懵。一些已经在底下窃窃私语。




他是……看到我了么……




下课后,同学都在讨论今天“奇怪”的老师,你在座位上红了脸……



住宿 乙女向 消太x你



ooc ooc ooc


设定:你的个性是能让触碰的人动弹不得。和老师差15岁的师生恋!刚刚开始恋爱的小情侣不打算公开。跟据剧情走向现在学校刚刚实行了住宿的制度。




开始!




你拎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背着一个鼓鼓的书包跟在班级后面前往宿舍楼。那单人间的房间,齐全的设施,美观的外表全都张显着学校的一个重要特点——有钱。




天啊,这比我家里的房间还要好。太棒了吧……正在震惊之中,有人忽然合上了你快掉下来了下巴。




“好啦……快点集合来看你的寝室表。”是相泽老师。他似乎有一点点无奈。看他的黑眼圈,肯定是因为那宿舍表的安排又挤走了他的睡眠时间。望着周围的人,你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点点头跟了上去。




他拿出了寝室表,你看了半天,好容易在一楼的角落找到你的宿舍。眼睛再往左一瞥:消太的教师宿舍就在你的旁边。靠,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我的宿舍就在一楼,有紧急情况的话可以来找我。没事的话别打扰我睡觉。现在解㪚去放行李。”死鱼眼应该是真的很累了,声音也有气无力的。你一边想一边去你的宿舍。




消太快步跟上来,抓过了你的行李箱。“一起走吧,我们宿舍离得近。”


“你分明是故意的嘛。”


“对啊。”


“你该不会打算提前5年对我动手吧!哇!消太你变了啊!!”你一边夸张的晃着手瞪着眼睛对着他喊。


“想什么呢,”他弹了下你的后脑勺,“我们离的近,你就可以跟我多待一会了。”


“那我可以和你住一间吗?”


“你就不怕别人发现吗……”


“我把日常用品放在你那里,剩下能装个样子的放我的房里呗。”


“拿你没辙。”


“万岁!被子要用你的!”




后来的分工是消太布置你那间不常住的屋子,你布置你们的宿舍。老师的宿舍比学生的大一点,还带了洗手间。




你一边把你和他的照片摆到柜子上,一边嘟囔道:“好像同居哦。”消太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好了你的房间,靠在门口看着你说:“就是同居啊。”




理完一行李箱的东西之后也没什么事干,随大家一起去参观同学的房间。打开你的房间时大家纷纷有点失望-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女生的房间。不过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像一个普通的小旅馆。这倒是像消太的风格。你偷偷地想。




各自回到房间里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你抱着枕头悄悄推开他的门。消太扎起了头发,正在给学生们制订训练计划。




“睡了吧,看你的样子昨天晚上就没睡好,今天还不早点休息,明天打算跟睡袋过吗老师?”你像个小大人一样冲着他喊。“嗯……来了。”消太扯下了发圈,把头发散下来。




关了灯,你和他沉默地躺在一张床上。第一次同床共枕,月光落下来,洒了些在那双合上了眼皮上。他真好看啊。你抓着浅灰色的被子想。




相泽忽然翻过身来把你揽在怀里:“睡觉。”你也抱着他,像只树袋熊一样把腿勾在他的腰上,手搂着他的背。你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悻悻松开了手却不料被他抱得更紧了。渐渐你俩就这样半搂半抱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却发现快要迟到,你随意抓了件衣服穿上,与他一起迅速地起来洗漱然后飞奔过来学校。还好没迟到。只不过许多同学都对你那件与老师同款宽松的衬衫感到十分奇怪罢了。




都怪他没定闹钟。

醋坛子 相泽消太乙女向 消太x你



OOC!OOC!OOC!


设定 你的个性是能让触碰的人动弹不得。15岁 跟消太刚确认关系一段时间。现在刚考完THE 不久。住校。




开始!




刚通过THE考试的你,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通过考试是件容易的事情,本来嘛,你的个性就是能让触碰的人动弹不得,经过合作,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可你开心不起来。因为你看到了joke 。




好气好气好气!凭什么啊她一上来就对消太说这种话啊啊啊!还和消太越坐越近!哼!你鼓着腮帮子,坐在座位上愤愤地想。芦户三奈同学还说他们是一对,呸呸呸!不理他了!




于是乎,考试结束后,吃醋的你在他的课上故意避开他的目光,不再抬头看他,课间不去给他送作业,交上去的作业也没有小小的颜文字了。




消太当然察觉了你的异样,只不过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也找不到时间询问。只好等你的自我调节。




这样的状况只维持了短短一天半。




第二天中午你就被叫到办公室里去了。办公室里只有消太一个在工作。他听到开门声,头也没抬一下:“去休息室里等我。”




一般你们不会在办公室谈作业外的任何事。以防万一碰见其他老师撞见。你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就气鼓鼓地跑去休息室了。两分钟后他进来,顺便锁了门。




“你怎么了?”“没怎么。”你把头转向一边,似乎对窗外的风景很有兴趣。“唉……”相泽拿你从来没办法。只好揉揉你的头。你突然觉得有点委屈,又想起joke 说的话“当时我们的办公室离的很近……”你没参与过消太以前的生活,他的青春,童年,你都没经历过。你太小了,跟他差了十五岁。他的人生,你只了解那一点片段。实在今人懊恼。




这种难过混着还没吃完的醋一起从泪水中挣脱出来了。你仍然没看向消太,面对着窗小声抽泣。




方才还表现淡定的某教师明显慌了:“诶你别哭啊……我……对不起……我错了…你别哭……”他手忙脚乱地拭去你的眼泪。又想起你曾对他说过“没什么问题是一个拥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抱两下。”然后轻轻抱住你,拍拍你的背。“我的小姑娘到底怎么啦?”




你明显得到了安慰。小声地说:“英雄……joke 她总说那些话……同学都说你跟她……是一对……”因为这个嘛……消太想。“还有……我太小了,你曾经的生活,我都不知道……可她都知道……”你的声音越来越小。“可我只喜欢你啊。别人知道有什么用?”他抱得更紧了。




“好啦,别乱想了,晚上回我宿舍。”听到这句你的心情就阴转晴了。你当然不担心他会对你做什么的。在你二十岁前他是绝对不会动你的。回他宿舍意味着你可以抱着他睡觉。睡觉时可以拿他的衬衫当睡衣穿。“耶!消太最好了!”出休息室时,你又是蹦蹦跳跳的充满活力。




后来你听说,他把你告诉他说他和joke 是恋人的同学统统叫到办公室里面训了一顿。据同学说,消太当时很生气,他说因为他们的谣言,惹他家的姑娘生气了。要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就把他们全部开除。




噗,你笑了。

我想赵云澜和沈巍了(瞎几把感概)

“我有两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俩啊,一个是教授,一个是警察,教师姓沈,警察姓赵。赵警官年纪轻轻的,官儿还挺大,底下的人都叫他赵处。沈教授也是年少有为,从称呼也不难看出。他平常都斯斯文文,做事也认真负责。赵处虽然没有他这样文静,倒是也扛得起“负责”这两个字。
沈教授喜欢赵处,赵处,也喜欢沈教授。即使他俩在别人面前手都没牵过,但不难从眼神里看出些不对劲来。沈教授和赵处的爱情,让我没法用语言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吧。
他们俩个,都是会为了对方,连命都不要的那种人。
后来,在一次任务中,沈教授为了保护赵处,死在了他面前。赵处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却丢了魂。魂已经跟教授走了,那又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呢?
他回来了,所有人都夸他是大英雄,可他再也没有笑过。
我觉的其实他已经死了。心死了。原来的那个赵处不在了。他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很多,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可能,真的换了一个人吧。
后来我离开了,可是,我却随身携带着赵处那个部门的徽章。像沈教授那样推眼镜。开始像赵处吃糖和甜食。练沈教授写的瘦金体的字体。又收集了他们种种的消息。好像这样,他们就还在。好像还能留住什么。
希望真的能留住什么吧。”